贪吃贪喝而又贪生怕死的懒猫,你们是高天舒眷养的吗?

楚水横流撰文

 

        你们看,又来偷吃我的小鱼小虾了,这些小鱼虾都是客馆的房东刚从湖叉里打来的。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一两只野猫。嗅觉那么灵敏,牙齿那么锋利,形态那么擁肿,嘴巴那么荤腥。仿佛在那里遇到过!又仿佛就是在昨天的记忆了。。。我想起来了,那个叫高天舒的画了一大群猫,有两只就是偷鱼的懒猫!一只叼了鱼儿便走,一只守着鱼缸里的鱼不动。那眼神,那憨态,好像要把缸里的鱼全吃光似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又想起昨夜里老鼠们在木屋里吵架的场景,两三个老鼠在屋里追来赶去。闹得我一夜没睡。天亮时还有一只更可恶的老鼠从糊着纸的木窗格子上爬进来,直从我睡觉的床上翻过去,那动做的诡异和神速无以言表。仿佛从哪儿见过,又仿佛想不起来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高天舒啊,你不是说你有着侠肝义胆的吗?怎么就放那么些腥猫懒猫来偷吃东家客舍里的鱼呢?所以你的笔墨功夫再好也白搭,哪怕八大山人把他的灵魂依托到你的身上也是枉费心机。你不配成为吴昌硕和潘天寿的追从者。离鲁迅先生的思想更是太远太远。(横眉冷对千夫指,腑首甘为擂子牛。)你的座佑铭怕是忘到瓜洼国地去了!你只会画一些莺莺燕燕,卿卿我我的淫猫!

 

        在你的猫族里,不仅有粗鲁而附庸风雅的薛霸王,也有丑态百出的刘姥姥,还有醉卧花丛的史湘云。有的猫甚至很有几分贪生怕死的秀才气,象极了侯朝宗与钱谦益。。。生活给了你太多的素材,所以让你肆无忌惮起来。猫的丑态百出使你高天舒的原形毕露了,真是一个刁钻刻薄的小世民所为。。。。。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楚水横流,本名刘银叶,著名词赋家,文人画家,文艺理论批评家!